首页 >其他 > 正文
    安东尼·福奇:美国的钟南山
    作者:刘诗强 智囊团成员  (常务副总裁)  时间:20年03月24日  原创

      美国COVID-19疫情日益严峻。截至今天下午2点,全球COVID-19确诊病例381,621,美国46,442;全球死亡病例16,563,美国590。美国确诊病例仅次于中国和意大利,且仍呈上升趋势。


      白宫每天举行的疫情新闻发布会,记者们发现,特朗普总统身旁总有一位清瘦矍铄矮个的熟面孔,他就是白宫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的成员、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


      庚子鼠年新冠病毒疫情里,中国人最崇拜、最敬重、最信任的专家,是84岁的钟南山院士。无独有偶,在美国也有一位长者,因其科学准确地向公众解释新冠病毒而广受尊敬,他就是80岁的安东尼·福奇博士。


      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1984年开始担任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NIAID)所长。他在传染病的预防、诊断、治疗等方面,都有广泛深入的基础与临床研究,成果斐然。


      福奇博士担任NIAID所长已36年,是联邦政府首席传染病专家,是六位美国总统有关艾滋病和国内外健康问题的顾问。他还多次拒绝“升职”——担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HI)的院长。


      2019年Google学者研究论文引用排名,福奇博士位居41位。科学网(Web of Science)统计1980-2019总论文引用量,福奇在全球220万免疫学领域学者中,排名第8位。


      福奇博士获授总统自由勋章(Presidential Medal of Freedom ),这是美国平民享有的最高荣誉。福奇博士先后被45所著名大学授予荣誉博士学位。


      福奇博士是收入最高的美国联邦雇员之一,年薪约40万美元,比美国最高法院副院长或首席大法官还高。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 隶属于卫生与人力资源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下有27个研究所或中心。每个所或中心聚焦某个疾病或一个人体系统,相对独立运转,其经费直接由议会下拨,自主管理全部预算和经费。


      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所属的21个所之一。NIAID 2020年的财政预算是59亿美元( $5.9 billion)。


      NIAID的使命:致力于探知、预防、治疗感染性、免疫性、过敏性疾病的领先研究。Leading research to understand, treat, and prevent infectious, immunologic, and allergic diseases。


      福奇博士近期曝光度高,成为此次疫情中科学、客观地向公众解释新冠病毒的主要科学家之一。而卫生与人力资源服务部部长、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等,少见发声和踪影。


      福奇博士虽然接受采访多、出席新闻发布会多,但他并没有在这次疫情中成为众矢之的。因为他讲了真话、亮了实情,他还睿智巧妙地纠正了总统的一些错误言论。


      福奇博士接受Politico采访时说,他不会想跟一个总统闹翻。公众需要的是可靠、易懂的医疗信息,尤其是在危机期间。福奇博士讲,他的求学生涯和科学研究,教会了他懂得知识的严谨性和公共服务的价值。


      今年1月初,武汉报告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就在福奇博士的脑海里敲响了警钟。在还未证实这种病毒是冠状病毒之前,他就认为,这听起来确实和SARS一样,像冠状病毒。当他的猜想得到证实后,他立即在研究所召集高层人士开会,他在会上明确提出:我们现在就开始研制疫苗。


      1月中旬,中国科学家公布了这种病毒的遗传密码后,NIAID开始资助疫苗研。NIAID和Moderna共同设计了这种基于RNA的疫苗。3月16日,已有四人在接种了这种疫苗。


      早在2月份,福奇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美国爆发COVID-19疫情是不可避免的。但是,美国政府却轻描淡写,试图缓解与疫情有关的任何潜在恐慌。


      2月29日,福奇博士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称,新冠肺炎在美国的传播,已经达到了大流行的程度。福奇博士多次成功地在没有说“白宫错了”的情况下,纠正了“总统“的观点。


      3月3日,福奇博士陪同美国总统特朗普,参观了位于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疫苗研究中心。


      3月5日,福奇博士向特朗普总统,就COVID-19疫情,作了专题报告。


      在3月8日的电视采访中,被问及美国政府是否会效仿意大利实施“封城“措施,来阻止疫情蔓延时,福奇博士表示,“一切皆有可能”。他进一步解释,鉴于我们看到的疫情蔓延状况,一切皆有可能。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准备采取任何适当措施,来遏制和减轻疫情的原因。


      3月12日,福奇博士在国会山警告国会议员说:我敢说,我们将看到更多的病例,情况会比现在更糟。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必须更加严肃地对待可能发生的事情。我们不能只看到眼前说,这里只有几个病例,这很好。因为就算今天只有几个病例,确诊人数也可能会在明天剧烈增加。


      在国会山,福奇博士还驳斥了有关 “这种病毒并不比普通流感或H1N1等疾病更致命”的说法。他说:流感的死亡率只有0.1%,而新冠病毒的死亡率是它的10倍。人们希望当天气变暖后,这种病毒能逐渐消失。但我们不能在这种假设下控制疫情的蔓延。


      3月13日,福奇博士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的疫情对日常生活的影响,可能会持续长达8周。


      3月15日,福奇博士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表示,在最坏的情况下,美国可能有数百万人死于新型冠状病毒。福奇博士强调,这是可能的,我们的工作和挑战是确保这不会发生。


      3月22日,福奇博士接受了《科学》杂志专访。他明确表示,他对特朗普有关疫情的某些表态无法认同。他“无奈”地说:我总不能跳到麦克风前面,把他推下去吧。好吧,他既然已经说了,那就让我们下次尽量更正。


      福奇博士还表示,他正在努力让白宫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新闻发布会变得更具有实际意义,同时他也在努力让特朗普就这场“大流行”发表的声明更加基于事实。


      在被《科学》记者问到,“您没有用过‘中国病毒’”时,福奇博士回答说,“永远(不用)。”


      记者追问道:“您永远不会这么说,是吗?”


      福奇斩钉截铁地回答:“是的”。


      福奇博士和钟南山院士,都是顶尖的科学大家。钟南山院士很多好的建议,及时得到中国政府的采纳和严格落实,以武汉市为主战场的全国本土疫情传播已基本阻断,现已转入“外防输入、内防反弹”阶段。


      美国的防控策略和措施,已不单纯是科学和医学问题,还涉及政党派斗、联邦体制、选民嗜好、文化习俗,以及特朗普总统个人风格等。


      美国的COVID-19愈演愈烈。23日,各州共报告超过100例新增死亡病例,死亡病例已遍及美国34个州、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和波多黎各。


      疫情已全面影响美国经济政治,一些群体受到的影响大于其他群体,从而引发了恐惧、怨恨和幸灾乐祸等有害情绪。


      特朗普总统甩锅中国,无理又无用。特朗普在22日深夜发推特写道:我们不能让防控措施比问题本身更糟糕。在15天的期限结束时,我们将决定我们要走哪条路!


      对此,福奇博士肯定是无比心痛。


      我们大家,也只能望洋兴叹了。



    点赞

    收藏文章

    关注作者
    0.319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