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 正文
    当为哀悼在战“疫”中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笛声响起
    作者:王秀华 智囊团成员  (总编)  时间:20年04月04日  原创

      今天,就在今天,全国人民根据国务院公告,正在为战“疫”中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举行隆重的全国性哀悼活动。


      此刻,全国和驻外使领馆都纷纷降下半旗,为在抗击新冠肺炎战“疫”中牺牲的烈士和逝世同胞沉痛哀悼;此刻,全国各地的汽车、火车、舰船都纷纷鸣笛,一如对英灵和亡灵恋恋不舍的声声呼唤;此刻,各大网站上往日里的五颜六色都被凝重的黑色所取代;此刻,多少人泪流满面,多少人心痛欲裂,多少人思绪万千!


      对了,这是公元2020年4月4日上午10时,一个炎黄子孙永远不能忘却也不该忘却的日子。


      在万众瞩目之下,神圣的国旗在旗杆上徐徐下降;在众多国人的凝神谛听中,汽笛和防空警报声响彻祖国大地!


      笛声,笛声!在走进耳膜,在穿透心灵!


      此刻,我想起了什么?


      我想起了国歌。


      那当然是我生命中最为心动的旋律。令人猝不及防的疫情骤然降临,当然不能不正视甚至轻易翻过那沉重的一页——在疫情爆发初期有张皇失措,有令人难以原谅的应对失策与失误,但是,来自国家最高层的指令清晰而有力:动用举国之力,不惜一切代价,为了人民而战胜疫情,依靠人民去战胜疫情!敬畏生命,护佑苍生!当然不能用西方国家的举措与我们进行简单的类比,究竟是以保障人的生命和健康为出发点还是以经济发展且是保护金融大鳄和大财团的经济利益为出发点?究竟是以不惜一切保护全体人民的利益为最终追求还是以通过捞得选票为最终考量?究竟是以科学的态度应对疫情还是翻云覆雨,将威胁人民健康乃是生命的疫情“游戏化”?事情就怕比较,许多看似扑朔迷离看似眼花缭乱看似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一通过对比就一目了然。当然事情还在发展,对比需要继续进行,但重要的是要从一加一等于二的常识出发,从人不吃饭就会饿死出发!要知道我们的许多问题之所以走弯路,就是受人蛊惑受人忽悠,丧失了从最基本的常识起步的判断力!


      我想起钟南山那张无座的车票。


      临危受命,以古稀之年毅然前行!何为知识分子的风骨和担当?在现实语境下,当他第一次传达出疫情“人传人”的信息时,当他噙泪肯定“吹哨人”李文亮的贡献时,以他的人生阅历和睿智,他不会不知道其中的风险所在,但道义在心但责任在肩,他只能且肯定会选择义无反顾!当然,在这场疫情的专业领域里,也可能有蝇营狗苟者、沽名钓誉者、浇水不见其影摘桃一马当先者,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总有把救命粮让给他人者,也有欲壑难填、寡廉鲜耻、吃相难看的宵小之辈!好在大家都不是瞎子,好在人心是杆秤!客情可亲可爱的老人,真不知道,在餐车座位上吃的那碗泡面是否是被泡热的?由钟院士,我竟然毫无来由地想起罗曼·罗兰的那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


      我想起了那些在危难之时毅然驰援武汉的医务工作者。


      这需要先从一段亲身经历说起。虽然离开医院管理一线多年,但同医院里许多同事还保持热络的联系。就在得知我原来工作过的医院的一位主任带队去黄冈后,我拨通了他的电话,他先是说一切都很好,不须我挂念,然后不经意地说了一句:“我来前是做过最坏打算的,甚至把一些后世都悄悄做了安排。”就在那一刻,我持手机的手突然就有些颤抖,继而是语无伦次地说了几句不说不少说了不多的废话,然后匆忙挂断电话。由此推想,哪个身赴疫区的医务人员没有做好不测的打算?但他们就那么义无反顾、毅然前往了!他们身上,流淌着医务工作者救死扶伤的滚烫热血,同时也是社会主流价值观引导的自然选择。就因如此,我曾经在网上有一位朋友说九零后医务人员在模仿什么什么的言论不依不饶地大吵一通,直到他委婉道歉和删帖为止。


      还想就此说的是,战“疫”期间,各地都为战斗在一线的医务人员出台了一些优惠政策,但这些政策是否真正落地真正变成了真金白银?不能口惠而实不至,不能把相关政策变成悬在天上的大饼。不能用“英雄情结”来绑架我们做出牺牲的医务人员——让他们“被代表”!


      我特别想起了李文亮等“吹哨人”和死于瘟疫的同胞。


      最近听有人说,“吹哨人”不被善待的情况不独中国为然。他们还举例说,被誉为美国的钟南山的专家,不是也因其之言有被边缘化之嫌?大洋彼岸那位军舰舰长,不也因“吹哨”而被摘掉乌纱帽?但这是我们伤害“吹哨人”的理由吗?一个不断向上提升向前迈进的民族,不能与他人比丑比烂,不能比社会道德的下线和社会治理方向的“跑偏”!


      李文亮等人吹响的哨音,应该同刚才鸣响的汽笛与防空警报一样,它不是刺疼一个民族神经噪音,而是警醒一代代炎黄子孙的黄钟大吕!


      如果李文亮们的“哨音”走进大众的耳膜,能够挽救多少人的生命?


      我甚至突发奇想——多么相信人的生命终止后有另一个世界存在?果如此,李文亮仅仅早走几步而已,当我也离开这个世界,将会用杜鹃啼血的声音去呼唤你,将会用丈量遍天涯海角的脚步去寻觅你,哪怕山重水复,哪怕脚板磨得鲜血淋漓!到那时,我们将举杯相邀,人间天上,一杯浇醉离愁!而现在,我最关心的是,李文亮们用生命得出的教训,是否会引起足够的警醒?那些制造悲剧的人,是否得到法律应有的惩罚? 苍天在上!


      此刻,我甚至想起多个小区管理者憔悴的面容和沙哑的声音; 想起警察们威严而又充满人性化的执法行为; 想起了那位外卖小哥噙泪的思乡之苦—至情至性,至真至纯,至善至美。


      汽笛声声,警报声声,融进慈母的泪,融进婴儿的啼,融进一个民族的记忆深处!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时代过去了,“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时代也过去了,但它们走远了吗?


      汽笛声声,警笛声声。催人深思,催人警醒,催人奋进......



    点赞

    收藏文章

    关注作者
    0.289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