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 正文
    痛悼鲁援鄂医疗队员张静静,一路走好!
    作者:王秀华 智囊团成员  (总编)  时间:20年04月07日  原创

      这是一个令人痛彻心扉的夜晚!


      山东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员、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张静静,在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期满,即将返家休息时突发心脏骤停,经医院全力救治无效,于4月6日晚18时58分逝世。


      在忍受了近两个月与亲人的分离之痛之后,在经历了湖北黄冈与瘟疫日日夜夜以命相搏而出色完成任务之后,在回到魂牵梦绕的故土之后,在按照规定接受医学观察后与亲人相见的倒计时已经缩小到以小时为时间单位后,你怎么就走了?你怎么突然就那么走了?


      3月21日离鄂返济,4月4日下午5点隔离期满,拟于5日上午返家休息,5日早上7点突发心脏骤停,4月6日18时58分逝世,狭窄得令人窒息的时间窗口!


      以我贫乏的想象力,实在想象不出在突发心脏骤停之前的晚上,你到底想了些什么。


      也许是近乡情怯?


      年幼的孩子令你魂牵梦绕,分别四五年的丈夫令你牵肠挂肚,还有那些相依为命的亲人们!是否在夜晚因思念而流泪因睡梦中重逢而欢笑?我们不得而知。但从你丈夫给你的信中引用你的话可看出,你是一个心中有爱的人,既有似水柔情更胸怀大爱——“国家困难面前总得有人站出来”,就这么看似简单的一句话,让多少七尺男儿为之汗颜?何为家国情怀,何为人间大爱?这便是了。


      也许依然牵念黄冈那些曾经亲手救治过的患者?


      在黄冈的五十多天里,你用全身心护理患者——对老人,你献上女儿的柔情;对孩子,你捧出慈母的柔肠!据有关媒体报道,为破除山东和湖北黄冈语言差别的障碍,你编写了独具匠心且实用价值极高的护患沟通本。为克服患者难以掌握通过吸入装置吸入药物的方法和护理人员因身着防护服带来的操作障碍,你灵机一动,把齐鲁医院吸入装置使用的二维码介绍贴到疫区病房,以便患者扫描二维码后,便可由此而直观且重复地观摩吸入装置的使用视频,进而掌握使用要领,使这一难题迎刃而解。于细微处见精神,“一枝一叶总关情”!


      也许盼望岁月为你重披一头秀发?


      据了解,到黄冈第三天,你就毅然把一头秀发剪成短发。据说在赴武汉之前,你和山东医疗队的十名队友就共同作出决定,把每个人头上的秀发剪短,索性就理个“男孩发型”,好更方便地穿戴防护服装和护理患者。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时值青春年华的女孩子!但你们依然剪去了过去时时呵护细心保养的秀发,是那样的果决,是那样的义无反顾。是的,连宝贵的生命都随时准备为战“疫”而牺牲,何况那一缕缕垂肩秀发?于是,飘逸的秀发在剪刀的咔咔声中纷纷坠地,而至纯至美的心灵之光在患者眼前璀璨绽放,在所有世人眼前乃至心中璀璨绽放!这,应该是共和国抗击新冠肺炎战“疫”史册中一副令人悲欣交集、感慨万端的图画了吧?


      也许希望在解除医学观察后的短暂休息时间里重着女儿装?


      笨重的防护服是连续穿了五十多个工作日,彼时彼地的工作环境带来的心理压力更可想而知。马上就要回归正常的生活轨道了,马上就要见到医院并肩工作的同事了,马上就要见到朝思暮想的亲人了!要脱下笨重的防护服,换上艳丽的女儿装,这一切,或许可能是你在那个早上反复想过的情景吧?但这一切,随着你心跳的骤停,就骤然划上了一个令人悲痛万分的句号!


      “人有病,天知否”?


      此刻,我在电脑上打开报道你的文章,上面那张照片让我凝视许久,许久。那是你的照片,照片上你右手挎一篮鸡蛋,同时用左手和右手的拇指将一幅画撑在胸前。我知道,那都是将你视为亲人的黄冈乡亲送的。而你也曾经激动地说:“在黄冈这段时间,和黄冈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情,他们就像我的亲人,我会回来看他们的。”


      世上有一种至悲至痛叫做阴阳相隔。但此刻,我突然想起了诗人臧克家写过的诗句——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静静,你的名字,让人联想起大家常说的“岁月静好”;你的突然离世,让人想起徐志摩的诗:“ 悄悄地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地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将生命定格在最好的人生年华,释放出生命的最大能量,为世道人心增添一抹亮色!静静,静静,一路走好!



    点赞

    收藏文章

    关注作者
    0.2922s